首页 >> 最新文章

供给侧改革的政治经济学逻辑与人工智能的创造性毁灭二氧化锰

文章来源:大祥机械网  |  2019-09-10

供给侧改革的政治经济学逻辑与人工智能的创造性毁灭

2018-12-07 14:49来源://

原标题:供给侧改革的政治经济学逻辑与人工智能的创造性毁灭

作者:赵建 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

来源:西泽研究院

q1: 在供给侧结构改革中提到的“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去产能,是指为了解决产品供过于求而引起产品恶性竞争的不利局面,寻求对生产设备及产品进行转型和升级的方法。去产能不能所谓的“一刀切”,并不是企业数量少了就是达到了去产能的目的。但如何真正去掉那些低效率的企业而保留真正高效率的企业?供给侧结构的变革是否需要制度的变革来推动?怎样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从而推动高质量发展、完善资源优化配置。

赵建:去产能可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市场自发的去,产能过剩了,价格下降,库存成本增加,利润就会下降甚至转为负。当边际利润为负的时候,市场传递的信息就是要让企业缩减产能,这是自发的缩减。因为对于私人企业家来说,不缩减就要亏损。这是市场内生的自发秩序。

另一种是政府主导的去,也就是我们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采用的是计划和行政的手段,就是强行限产。这种方式对吗?也自有其道理。因为市场有时候是盲目的,微观个体的理性行为合成后就变成了宏观上的波动,这就是所谓的经济周期问题。资本支出周期和库存周期,这些周期自身波动还好,就怕会引发债务和杠杆断裂问题。因为产能的镜像就是债务,尤其是一些重资产行业,具有高经营杠杆和高财务杠杆的双杠杆特征(参见我的报告《双杠杆结构与加速器原理》),因此波动是非常大的。如果由市场自发来调节,造成的波动可能也不小。这是供给侧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理论依据。

去产能也好,去杠杆也好,实际上是资源的重配问题。经济资源配置的核心问题是信息问题。相对于计划经济的集中式决策,市场的有效性在于,通过最大化的发挥每个参与主体在生产和传递信息方面的作用,来实现社会资源的最优配置。其中最核心的信息就是价格,价格集中了市场上千万种变量所传递的信息,并在不断的试错中完成所谓的“均衡”,或是所有参与人的共识。这是市场的有效性:市场会选择那些效率最高的企业。在产能周期中,会选择那些具有前瞻性,存货、成本和现金流管理卓越的企业活下去。也就是优胜劣汰掉累积无效产能的企业。

但是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惨烈,甚至会引发大型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稳定压倒一切,稳定是政府当前阶段提供给社会最主要的公共产品。在这种约束下,追求确定性或者风险厌恶程度高的政府肯定不会让市场自发去完成产能的自我出清。而且按照效率原则,很多行政成本高、体制不灵活的国有企业肯定会先被去化。国有资产在市场竞争中“流失”,这个也是政府不愿看到的。因此,通过顶层设计以有形之手去主动的去杠杆,是当前我国政治结构下的最优选择,即使会付出“一刀切”的计划经济弊病,以及逆向淘汰良币驱逐劣币的宏观代价。这说明一个道理: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合法性约束下,确定性的低效率比不确定性下的高效率,更符合政府的政策偏好。人们宁愿看到确定性的僵尸企业,也不愿承担不确定性的市场化出清所带来的不可知的后果。这也是短期均衡和长期均衡的问题。

q2: 随着大数据、深度学习等技术的飞速发展,人工智能已经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展示出其远超人类的一面,比如alpha go,就依靠着强大的自我学习能力碾压了所有人类围棋棋手,而围棋这项运动原本通常被认为是机器不可能战胜人类的,因为其变化太多,很多时候需要依靠棋手的直觉,虽然这种直觉的产生也是以棋手的大量训练为基础的,但更多的有一种灵感的成分在,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却在人工智能面前被无情打脸,这种人类特有的灵感终究没有敌过数据和算法。可以这样说,人工智能在收集数据、处理数据、分析数据等方面的能力是超越人类很多数量级的,同样的,在投资领域,一个投资决策的过程其实就是投资者收集、处理、分析数据的过程,机器完全有能力比人做的更好,事实上现在有些量化的基金业绩很好回撤还十分低,这是否意味着人在这个领域已经丧失了优势,在更大的维度上讲,未来很多机械的、程序性的岗位都有可能被机器替代,您如何看科技的创造性毁灭这一问题?

赵建:这个问题,浅层次的来说是技术性层面科技对人的替代问题,深层次来说就是所谓的工具对主人、手段对目的的异化问题,是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存在主义的哲学拷问之一。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就一直经历这一个替代过程,从蒸汽机、电力、通信、计算机,直到现在的互联网信息革命、人工智能革命等。我们发现,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经历一次所谓的科技的“创造性毁灭”问题。然而历史事实证明,人类不仅没有被工具替代,反而人口增长越来越多,人恰恰依靠工具对人的替代,从生产力中解放出来去追求更高阶的文明。

比如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人们担心蒸汽机的出现会造成大批传统运输工人的失业,计算机出现以后人们也会担心,互联网电商兴起之后人们也在担心。以至于比尔盖茨说,银行将会成为恐龙完全灭绝。然而事实都不是这样。新的科技出现,新的产业也随之出现。只是,这些对人的知识水平和学习能力要求越来越高。如果科技的创造性毁灭真的发生,那就是表现在人力资本的培育和形成越来越昂贵,造成的结果就是发达国家的生育率不断降低,人口增长率甚至为负。

人工智能,与前几次工业革命会不会不一样?我认为,相较于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人体力的替代,对人脑力替代的智能化革命影响可能会更深远!这很可能会加剧人类群体的两极分化,一方面是贫富差距,资本的有机构成畸高,无人工厂会不断涌现,资本家会掌控一切而工人失业率会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在人力资本方面,超级精英和普通大众的分化也会越来越大,拥有智力资本专用性的知识精英是另一种资本家,他们是人工智能、创意创新社会的领导者。他们掌控了一切,而普通民众,可能就会陷入无工作可做或者只能做低级工作的窘境。人的价值被工具扼杀,精神就会集体性沉沦。这不是危言耸听,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出现了这些问题。美国吸毒人口和低收入人群死亡率这些年快速攀升,很可能跟这些都有关系。

最近“基因编码”的问题引发了全世界热议,科学家集体谴责。这不仅是工具对人的异化,而是人对人自身的“创造者”的异化,是科学伦理和哲学的终极之问。技术的底线在哪?对于未知,我们是否该保持敬畏?否则可能会万劫不复。没有底线的创造性毁灭,很可能会将人来一步步推向灭绝的深渊。比如基因污染问题,很可能会带来灭绝性的灾难。

银川品牌西服定制

西安工作服厂服

天津工衣订做厂家

友情链接